福州刑事辩护律师

一宗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成功实现少刑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无罪或罪轻辩护

一宗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成功实现少刑

* 来源 : * 作者 : 福州刑事辩护律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由: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一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告:某某颖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辩护人:周兴芳律师   

  位:福建名仕律师事务所

辩护词

闽名律刑辩字2019第(044)号

尊敬的审判长、人民陪审员:

福建名仕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告人某某颖家属的委托,并征得被告人本人的同意,指派我作为被告人某某颖的辩护人。我们接手本案后,依法会见了被告人,查阅了卷宗的有关资料,以及参与今天的庭审,对本案有了较全面的了解。对于某某颖在案件中的案件事实、从轻和减轻情节以及悔罪态度等方面提供如下辩护意见:

一、事实部分:

辩护人对公诉机关起诉的基本事实不持异议,但敬请法庭注意以下事实

(一)被告人某某颖具有属于从犯的事实

第一、从发起共同犯罪的犯意来看,提出犯意者为主犯,随声附和、表示赞同者为从犯。纵观各项证据材料,被告人受雇于上线“阿鑫”,从台湾入境,在福州地区持大量银行卡进行非法取款活动。故,提出犯意的是 “阿鑫”。

第二、从策划共同犯罪的行为来看到,策划、指挥犯罪活动者为主犯,被动接受任务、服从指挥者为从犯。在本案中,被告人某某颖没有犯罪前科,在本案前也没有实施犯罪的经验,他是在上线“阿鑫”的组织领导下,也是住在“阿鑫”事先安排承租的福州市晋安区保利香槟国际411201单元房屋内,持“阿鑫”手下送来的大量银行卡进行非法取款活动的。因此某某颖只是被动接受任务、服从指挥者,因而系从犯。

第三、从参加共同犯罪的作用来看,主犯的实行行为通常作用较大、承担着重要任务且技巧熟练,而从犯的实行行为作用通常较小,承担着次要任务。从非法取款的行为来看,被告人某某颖既不是组织者,也不是第一个到福州实施非法取款活动的。这充分说明被告人某某颖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较小,承担的是次要任务,因而系从犯。

第四、从对赃物的处理来看,赃物和赃款都由主犯来分配,而从犯没有任何分配的权力。在本案中,被告人某某颖只是将非法取款的款项按“阿鑫”的指示交给厦门的下线,因而系从犯。

(二)被告人某某颖及其家属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赔偿退赃

(三)被告人某某颖没有犯罪前科,甚至连一般的违法记录也没有,系初犯、偶犯

从《违法犯罪经历查询记录》可以证明被告人某某颖没有违法犯罪记录,无犯罪前科。

(四)被告人某某颖能坦白自己的罪行,自愿认罪,有悔罪表现

根据某某颖的多次口供和刚才的庭审,被告人某某颖确实有悔罪表现,认罪态度好的情节。

二、适用法律和量刑部分

一)被告人某某颖属于从犯,应当减少基准刑的20—50%

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》(法发[2017]7号三、常见量刑情节适用3规定:“对于从犯,应当综合考虑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、作用等情况,予以从宽处罚,减少基准刑的20—50%;犯罪较轻的,减少基准刑的50%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处罚。”

(二)被告人具体坦白情节,如实供述自己罪行,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%以下

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》(法发[2017]7号三、常见量刑情节适用5规定:“对于坦白情节,综合考虑如实供述罪行的阶段、程度、罪行轻重以及悔罪程度等司,确定从宽的幅度。(1)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,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%以下;”

(三)被告人主动认罪,且当庭也认罪,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%以下

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》(法发[2017]7号三、常见量刑情节适用6规定:“对于自愿认罪的,根据犯罪的性质、罪行的轻重、认罪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,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%以下。依法认定自首、坦白的除外。”

(四)被告人及其家属愿意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下退赃和缴纳罚金,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%以下

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》(法发[2017]7号三、常见量刑情节适用8规定:“对于退赃、退赔的,综合考虑犯罪性质,退赃、退赔行为对损害结果所能弥补的程度,退赃、退赔的数额及主动程度等情况,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%以下;其中抢劫等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犯罪的应从严掌握。”

(五)同意公诉机关对被告人罪名的指控,并建议对某某颖适用缓刑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七十二条的规定:“对于判处拘役、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,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,可以宣告缓刑……。”《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、国家安全部、司法部关于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指导意见》基本原则的第1条规定: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。落实认罪认罚从宽制度,应当根据犯罪的具体情况,区分案件性质、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,实行区别对待,做到该宽则宽,当严则严,宽严相济,罚当其罪。对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认罪认罚案件,要尽量依法从简从快从宽办理,探索相适应的处理原则和办案方式;……”第2规定:“坚持罪责刑相适应原则。办理认罪认罚案件,既要考虑体现认罪认罚从宽,又要考虑其所犯罪行的轻重、应负刑事责任和人身危险性的大小,依照法律规定提出量刑建议,准确裁量刑罚,确保罚当其罪,避免罪刑失衡。”

被告人某某颖具有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法定情节和酌定情节,又不会有危害社会的可能性,符合缓刑条件,建议法庭综合本案事实情况,依法予以考虑适用缓刑。

尊敬的审判长、人民陪审员,我的当事人某某颖原本是一位遵纪守法的好公民,只是因为一时的冲动及对法律的无知而酿成大错。鉴于被告人某某颖认罪态度好、又系初犯、主观恶性不大、又不会有危害社会的可能性,同时,也为了挽救一个迷途知返的公民,真正落实“坦白从宽、抗拒从严”的政策,真正体现“惩罚与教育相结合”的原则,给被告人一个改过自新、重新做人的机会,敬请法庭对其从轻和减轻处罚,并适用缓刑。

以上辩护意见恳请合议庭予以充分考虑。

判决结果

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法院判决如下:

被告人某某颖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伍万元。